点亮残障儿童的“心灵之灯”
发表时间:2019-05-20 10:50:12 来源:ylwmw

孩子们在唱歌、做游戏

2012年8月20日,中国孤儿院心灵花园公益项目在玉州区社会福利院挂牌成立,旨在为院里的残障儿童做心理辅导,修复他们的心理创伤。日转星移,“心灵花园”在福利院“筑成”已有7年,有国家心理咨询师资质的志愿者从最初的2人发展到17人,这些志愿者们每周如约而至,陪伴在“心灵花园”成长的20多名残障儿童,给他们做心理辅导。

志愿者们是如何帮助孩子们修复心灵创伤?这些年来,孩子们又有哪些改变?在5月19日第29个全国助残日前夕,记者来到福利院,倾听“心灵花园”的志愿者与残障儿童之间的故事。

虽然我是“不完美小孩”,但我同样企盼爱

17日上午,记者走进玉州区福利院时,操场上几个残障孩子正在打篮球,脸上露出快乐的神情,他们奔跑、跳跃的身影在阳光照射下好似茁壮的春苗,充满朝气。坐在轮椅上的小雅被同伴推着来到院子“散步”。虽然素未谋面,但小雅远远看到了记者便笑着打起了招呼,“姐姐早上好!”

“以前她很萎靡,过一天算一天。现在她乐观很多,连志愿者都说,她变得有力量了。”福利院的苏副院长说道。因为脑瘫,小雅年幼时就被父母遗弃了。她在福利院里生活了近12年,跟着老师学习古诗、数学、语文、美术。现在,小雅最期待的就是每周星期六上午的沙盘课和星期二的音乐课。

“李老师教会我写音符、识五线谱,还教我们这样打节奏。”小雅边说边拍着双手展示起来。小雅很喜欢唱歌,她的U盘里存满了自己喜欢的歌曲。她还常常跟着电脑、电视学唱歌,甚至还当起了“小老师”,教其他孩子唱歌。

“当我的笑灿烂像阳光/当我的梦做得更漂亮/全世界在为我鼓掌/只有你担心我受伤/全世界在等我飞更高/你却在心疼我小小翅膀/为我撑起沿途熟悉的地方……”斑驳的树阴下,坐在轮椅上的小雅大声地唱起了她最喜欢的《不完美小孩》,她似乎想通过发自心底的歌声、充满渴望的眼神告诉听众:我虽生来残障,但同样企盼爱。

借助沙盘治疗打开孩子的心扉,修复孩子的心理创伤

小雅的梦想是在世界舞台上唱歌。在聊自己的梦想时,她绯红的脸上透着一股自信。苏副院长说,小雅现在变得乐观,离不开特教班陈老师的用心教导,但更重要的是“心灵花园”的沙盘治疗——从2017年10月开始,“月儿”每星期都会对小雅进行心理辅导。

“月儿”是一名红豆义工,也是玉州区福利院“心灵花园”项目的创始者之一。初次接触小雅,“月儿”便察觉出她的敏感与自卑,“当时她低着头,眼睛都不敢看人。”“月儿”介绍,因为身体残缺、被父母抛弃等原因,福利院的孩子会有心理创伤,不懂也不敢表达情绪,于是她便借助沙盘游戏打开孩子的心扉。“沙盘游戏是一种非语言技术,它可以把孩子内在的无意识世界呈现出来。孩子可以在自由受保护的空间里以沙画的方式来呈现、修复自己的心灵创伤,咨询师也会进行针对性的辅导,让孩子学会正确地表达情绪,有一个丰盈的内心世界。”

通过沙盘游戏,“月儿”看到了小雅心理世界的改变,“小雅因为是坐在轮椅上,手没什么力气,刚开始做沙盘游戏时,她只能做面前的一小块,但后来,她能把整个沙盘都摆满,沙盘内容也变得丰富,这个改变源于她日渐丰富的内心世界。”经过沙盘治疗,小雅的生活态度越来越积极,她努力学习,热爱唱歌和画画,越来越愿意与人分享,还帮助阿姨照顾其他孩子。

“精神力量才是一个人最大的支撑。”“月儿”说,心理创伤能否得到修复会影响到孩子们今后的人生轨迹。“月儿”介绍,阿玲和阿兰都是从福利院走出去的,阿玲是她单独辅导的第一个孩子,阿兰则因为当时人手不够,参加的是团辅。阿玲有轻度智障,阿兰有一只眼睛视力受损。“按理说,阿兰应该会比阿玲更能经营好家庭,但事实刚好相反。阿兰进福利院前曾被性侵,因为心理干预不够,没能及时修复她的心灵创伤,以致她在婚后无法建立起正常的、亲密的两性关系,很快就离婚了。”

而阿玲婚后生活过得很好,她和丈夫育有一女,婚后既能操持家务、照顾孩子,也能很好地和丈夫、家公、家婆相处。“其实刚开始接触阿玲时,她整个人是没有精气神的。但经过将近一年的沙盘治疗后,她学会了正确地表达自己的情绪。她现在还经常给我发视频,视频里的她笑得很开心。”

希望更多人关注残障孩子成长,他们值得用真心去关注

“每次一进这个大门,孩子就会高兴地叫我们的名字,这种感觉挺幸福的。”“月儿”介绍,十几年来,红豆义工每周六都会到福利院陪伴这些孩子。“我是2006年3月加入红豆义工协会的,到福利院陪伴这些孩子已有13年。” “月儿”说,这些孩子值得她用真心去关注。

前段时间,该协会的“七彩周末”公益项目获奖,获得了一万元奖金。“这笔奖金是因为这些孩子而获得的,我们想回馈给孩子们。”“月儿”提出为孩子找老师来上音乐、电脑课。“来看孩子的义工中有两名是玉林师院的学生,他们所学的专业刚好是电脑和音乐方向的。”“月儿”希望将这一万元奖金作为课酬,请他们来为福利院的孩子上课。两个学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,但他们并没有要课酬,而是免费为孩子们上课。

“月儿”说,她最关注的是这些孩子的心理成长。当她惊喜地发现孩子的心理创伤得到修复,心理能量变强后,便会开始尝试为这些孩子规划更好的人生,“我们还可以做得更多、更好”。前几天,她和苏副院长聊到小雅的成长,提出让她参加一些康复训练。如果有一天,小雅能拄着拐杖站起来,她的人生会有更多的可能。

“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关注福利院的孩子,并且不再像以前那样单纯重视物质帮助,而是更注重情感的连接、互动。他们和孩子一起做蛋糕、插花,让孩子感受到来自社会的支持。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,给这些孩子更多的学习和就业机会,让他们更有尊严地活着。”(来源:玉林新闻网-玉林晚报  记者 庞献)

(文中所提儿童均为化名)

原标题:点亮残障儿童的“心灵之灯”  “心灵花园”已在玉州区社会福利院“筑成”7年,它通过沙盘治疗逐渐打开孩子们的心扉,为福利院里的20多名残障儿童治疗心灵创伤